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崔凯 > 说好的改革呢?

说好的改革呢?

        刚刚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2014年上半年实现GDP年率7.4%的增长。二季度GDP则实现了年率7.5%的增长。上半年,最终消费对GDP增长贡献54.4%,拉动GDP增长4个百分点;固定资产形成对GDP增长贡献48.5%,拉动GDP增长3.6个百分点;货物及服务净出口对GDP增长贡献-2.9%,拉低GDP增长0.2个百分点。2013年,最终消费对GDP增长的贡献率是50%,固定资本形成总额的贡献率是54.4%,货物和服务净出口贡献率则是-4.4%。很显然,消费对GDP增长贡献很难再度大幅提升,而固定资产形成对GDP增长贡献却仍有可为。
 
        中国经济在第二季度实现了小幅增长。但是,三季度经济仍有下行压力:一是,房地产下行周期远未结束,销售和投资均未见底。数据显示,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42019亿元,同比名义增长14.1%(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13.1%),增速比1-5月份回落0.6个百分点。商品房销售面积48365万平方米,同比下降6.0%;二是,带动二季度企稳的外需在三季度很难再有增量。虽然,上半年中国进出口呈现逐步回暖态势。但是,6月数据显示中国出口同比增长7.2%,进口同比增长5.5%,均低于预期。6月进出口增长不及预期是由于内外需求乏力。金融危机之后,发达国家自身经济结构调整,对新兴经济体出口产品的需求明显减弱。中国进口增速缓慢也表明国内经济企稳的基础尚显脆弱。可见指望外需拉动经济仍不现实。
 
        在过去的几个月中,李博士逐步加大了“微刺激”、即稳增长政策的力度。虽然决策层多次表明可以容忍较低的经济增速、避免推出短期的强刺激政策,但还是提高了铁路投资额度、加快了水利和公共事业等基础设施建设和审批、并且加快拨付棚户区改造资金。李博士还在不同的场合下指出“经济下行压力仍然较大”,“各级党委政府要始终牢记发展是第一要务”,并承诺将“适时适度预调微调”、“保持货币信贷合理增长”。
 
        与此同时,官方正在为“微刺激”找说辞,甚至官媒开始批判社会误读了“克强经济学”。“克强经济学”是外资机构巴克莱资本公司于2013年6月底提出的概念,那时中国金融市场正经历着一轮“钱荒”。巴克莱指出“克强经济学”其核心内容是:不刺激,去杠杆和调结构。无论如何去解读“克强经济学”,我们都可以看到“改革”二字,并一度看到中国经济改革正在寻求突破“旧模式”。时隔一年,2014年6月新华社连发三篇评论“微刺激”不等于“缓改革”,“微刺激”凸显“妙调控”,“微刺激”助益“稳增长”,以回应外界对李克强经济学的错误理解,力图证明“微刺激”并不意味着中国经济改革的步伐将放缓,“微刺激”也不会上升为“强刺激”,中国更不会重回靠刺激政策拉动经济的老路。笔者疑问的是:既然外界错误理解了“克强经济学”,为何新华社要在李博士提出“微刺激”之后,才出来拨乱反正?
 
        2014年上半年里我们的确看到了一系列的改革方案,包括金融、财政、资本市场、政府行政和国企等领域的改革。金融改革包括:“沪港通”试点方案和同业业务规范措施。财政改革则是针对地方政府债券自发自还的试点方法。同时,发改委公布了首批80个鼓励社会资本参与的基础设施项目,涵盖交通运输、信息、能源、化工等领域。这些改革措施均有助于短期经济增长,说是改革更不如说这只是针对当前经济状况的一些举措和办法。而结构性问题的改革,目前我们还没有看到任何风吹草动。
 
        央行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上半年人民币贷款增加5.74万亿元,广义货币(M2)余额120.96万亿元,同比增长14.7%,狭义货币(M1)余额34.15万亿元,同比增长8.9%。其中,6月份单月人民币贷款增加1.08万亿元,同比多增2165亿元。上半年社会融资规模为10.57万亿元,比去年同期多4146亿元。M2增速远超预期,但上半年实体经济对货币信贷加大投放的反馈不明显,这也说明了货币政策的效应正在打折。
 
        笔者认为,经济出现回暖迹象,很可能受益于季节性因素和经济自然波动,而非“微刺激”政策取得成效。延续在不合理产业结构的基础上去刺激经济,无论目的何在都是“饮鸩止渴”。中国经济确实已经出现问题,要敢于面对问题,而不是无限制的去刺激经济畸形增长,最终扩大矛盾。
 
        新领导层上任伊始曾承诺,将不像此前的领导层那样看重经济增速,而会更注重增长质量。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总理李克强都强调,中国需降低对商业投资的依赖,更注重居民生活质量,比如说治理可怕的污染。而现在我们看到的是,老式的增长目标又回来了。眼下,中国经济环境进一步恶化,本该着陆的飞机被一次次强行拉起。李博士更是将经济增长目标从年初的“7.5%左右”,定到“7.5%”。其实,笔者更关心的是今年中国经济在“微刺激”下即使达到了7.5%的目标,明年呢?后年呢?中国GDP的规模随着高速增长日益庞大,在如此巨大的基数上如何保证持续增长呢?好吧,就算“微刺激”是为了给改革留出时间,那么,说好的改革呢?
 



推荐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