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崔凯 > 人民币汇率维稳不能靠讲故事

人民币汇率维稳不能靠讲故事

展望2017年,无论是机构,还是专家学者几乎是一边倒地预期人民币继续贬值,不同的只是贬值幅度的差别而已。
 
一个正常的货币是需要有涨有跌,而且其每日的波动也应该是难以预测的。人民币汇率市场化改革10多年,但人民币不是单边升值,就是单边贬值。所以市场对人民币汇率走势预期采取趋势外推的方法往往比较成功。
 
2016年市场普遍预期人民币年底将跌至6.80元水平.而汇价表现已经远远超出市场预期,这也令市场对明年人民币汇率表现更为悲观。
 
中国经济基本面短期内不会明显起色,但也不会很明显的恶化,人民币汇率对国内经济因素的直接反应并不明显。“人民币汇率不存在持续贬值的基础”,其合理性本身就存在问题,无非就是认为中国经济增速相对较高,经常帐顺差巨大,外汇储备充足。
 
数据可以体现出很好的一面,但没能反应出有问题的一面。中国需要应对的问题很多,从内部上要控制不断攀升的债务,解决企业爆发出来的债务违约,以及改革带来的不确定性风险;外部上,除了要应对美联储升息为中国央行带来的货币紧缩压力外,还要面对特朗普政府可能实施的中美贸易新政。
 
中国经济增速确实相对较高,但是维持其增长亦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且不可持续;经常帐顺差巨大,来源于贸易进出口的顺差却再减小,资本和金融账户逆差却在增加;虽然外储充足,但资本外流数额巨大,越来越多的资本想要逃离中国,想进入中国的资本却越来越少。
 
一致性贬值预期,也凸显出当前人民币中间价机制,以及预期管理方面存在的问题。若央行继续维持当前的人民币中间价机制,人民币贬值预期则难以改变。当前人民币中间价机制,是相对市场化和相对透明的政策,可以有效缓解市场对人民币走势变幻莫测的担忧。实际上在适当排除短期投机因素干扰的情况下实现汇率的市场化定价机制。
 
“市场供求+一篮子货币变化”的人民币中间价形成机制就是在市场供求基础上加入了外部因素影响,让美元波动成了影响中间价短期波动的重要因素,这也是强势美元的预期下市场一致性预期人民币贬值的主要因素。
 
当前价格形成机制的重要特征是,面对美元升值,人民币贬值弹性更大;而面对美元贬值,人民币升值弹性较小,因此在汇率高估修正之前,只要美元指数不出现趋势性显着跌势,人民币相对美元贬值的大趋势难以扭转。
 
短期内“收盘价+一篮子货币”的中间价定价机制预计短期内要大幅调整的可能性并不大,或许在细节上可以进行微调,例如加强收盘价与美元指数的弹性,再度延长交易时间,实现无明确收盘价的连续交易,或许可以缓解当前的状况。
 
不过,或许最终需要重新调整人民币中间价机制,使人民币汇率变得更难预测,才可以遏制贬值预期,并冲击到那些押注人民币加速贬值的空头。
 
人民币的贬值预期可能在真正实现经济增长扭转之前都难以出清,而中国央行不断的加强资本管制,加强公开市场的操作,以避免国内资本外流导致流动性持续紧张,负面影响已经显现。
 
2017年,货币政策框架和人民币中间价机制,都需要一场变革了,堵不如疏是大家都懂的道理。
 
期待人民币早日成为一个正常的货币!



推荐 8